Sep 20
    2016

    人才,留或流?

    文字:Jilly bong | 更新:Tuesday, December 6, 2016 6:17 pm

    世界银行经济学家William Park指出,人才循环Brain Circulation是全球趋势,外流或回流都是无可避免的。目前,大约有30万马来西亚人外流,其中57%的人才转向新加坡;而回流的数据在近5年开始停滞,要召回专才究竟是不是一项mission impossible?Jeff逮住了3位回归祖国的女性一探究竟。
     
    人才,留或流?
     
    Elena Teo
    IBM技术总监
    回流原因:陪伴家人

     
    累积超过10年国外生活经验的Elena Teo,在外流和回流的转捩点上,经历了两次的文化冲击。
     
    她在加拿大度过人生中的黄金岁月,13年间,求学、恋爱、结婚、生子,都在拥有四季的国家完成,选择回流无疑是为了照顾日渐衰老的双亲。“在外国的马来西亚的人,若找到理想的工作就回流,不要等到父母逝世时才赶着回来参加丧礼。”
     
    移民到外国,如果没有一技之长,也只能当劳工。“到一个新环境真的需要加倍刻苦耐劳,那么为何不选择在自己的国家打拼呢?不要觉得外国的月亮特别圆,其实马来西亚也深具潜能。”
     
    夫妻俩是通过专才回流计划Returning Experts Programme回马发展的,他们一个选择创业,一个选择打工。她先后在Oracle及科技领域担任顾问,辗转跳槽到IBM。“我的丈夫回来开公司,做撰写电脑程式的生意,由于符合多媒体走廊的条件,因此获得免税。不过,他却面对其他问题。这里的人很喜欢拖账,有些更过分,会赖你做得不好而拒绝付款,很不老实!”
     
    生活与工作整合
    在重新适应本地文化时,Elena Teo直言第一年最辛苦,最大的问题是想法上的背道而驰。“我发现马来西亚人在职场上的行动力比较慢,效率欠佳,外出吃午餐要两个小时才回来。加拿大人在上班时不会接听朋友或家人的电话,除非是急事。他们虽然也会超时工作,但次数真的不多。这里的工作文化是—员工很爱在上班时间讲闲话,这样很容易分散注意力。”
     
    “有部分没出过国工作的本地员工,想法比较狭窄,只会不断投诉公司的不是。其实,不应该问公司能给你们什么,而是要问自己能给公司什么。”说到员工的表现,她不偏不倚地表示:“这终究还是很个人的,回流的专才未必一定有杰出成就。”
     
    Elena秉持着企业家的精神上班,并在2年前修读MBA硕士,提升自己的职场价值。“现在不说work life balance了,而是work life integration,如今网络发达,很难把工作和生活完全切割,生活与工作整合才是先趋。”看来她在本地的职场上已经游刃有余,通过不断精进的渠道迈向下一个里程碑。
     
    Quote: “到一个新环境真的需要加倍刻苦耐劳,那么为何不选择在自己的国家打拼呢?”
     
    人才,留或流?
     
    Jessica Woo
    发廊创办人
    回流原因:照顾丈夫双亲

     
    Centro Hair Salon是Jessica Woo回流创业的漂亮成绩单。
     
    酷爱新加坡的她其实舍不得回国。在大家的眼中,新加坡是一个钢骨水泥城市,她却认为当地在治安、政治、金融、教育体制上都做得相当不错。“新加坡是一个透明化、高效率、程序化的国家。换作在马来西亚,你会像盲头苍蝇不知道应该找哪一个单位来解决问题?还有,这里好一些东西都卖得很贵,薪酬追不上消费水准。”
     
    她1993年就到新加坡打拼,且发展顺遂,先在五星级酒店Grand Hyatt Hotel任高职,2年内就拿到公民权。过后,她跳槽到Kim Robinson在新加坡开设的Le Salon Orient发型屋担任行销和营运的职务,因为表现好晋升到行销经理。期间,她认识了现在的丈夫。他们都是马来西亚人,却在新加坡相遇、相恋,进而结婚。她的丈夫是廿四孝儿子,和她协议在婚后回国,陪伴年迈的爸妈。
     
    累积了在发廊的经验,加上弟弟Kevin Woo也投身此行业,让她萌生和弟弟合股开设新发廊的想法。2002年,她圆梦了,在吉隆坡的金河广场创立第一家Centro Hair Salon。“良禽择木而栖”,5年后,丈夫找到适合的工作,也跟着回流。
     
    “零”人脉到超人气
    Jessica Woo坦言,回流最大的挑战就是“零”人脉关系。“一开始经营发廊的时候真的很辛苦,因为你必须重新建立在马来西亚的人脉,而这是一个需要长时间经营才能看到成果的东西,到现在我还在努力做这件事。”
     
    她特别感谢为她带路的几位时尚设计师,包括Villiam Ooi、Khoon Hooi等。透过他们,她陆陆续续认识更多的媒体,也和多个大品牌及艺人合作,让Centro成为城中10大发廊。
     
    既然人已经在马来西亚,她希望政府能施行有利人民的政策,以留住人才。“像新加坡,2015年实行的生产力与创新优惠让我羡慕不已。有一次,我不小心摔坏了新加坡朋友的iPad。我正想道歉,她却说不要紧,因为那是政府津贴的。”爱之深,责之切,应该最适合用来形容她的心情吧!
     
    Quote : “一开始经营发廊的时候真的很辛苦,因为你必须重新建立在马来西亚的人脉。”
     
    人才,留或流?
     
    Jay
    健身教练
    回流原因:陪伴男友、前上司游说

     
    在新加坡半年,混血儿Jay因为一通前上司的越洋电话召唤,就义无反顾决定回国?
     
    从8岁开始,她的运动细胞全开,目前当健身教练已长达9年。她在多家健身和瑜伽中心教课,也当私人教练,教导的范围包括瑜伽、皮拉提斯、室内脚踏车和Fit Girls。
     
    她每年都会到新加坡参加工作坊,自我增值一番。“我们现在蔚然成风的健身文化,6年前就在新加坡发酵了。如今,新加坡市中心几乎每条街都会有健身中心,和便利店没两样。”Jay一些懂得中文的朋友,都远赴上海、北京或香港发展,赚取美金。2年前,她选择到新加坡碰碰运气,可是当地规定,健身教练只能替一家中心教课,不能兼职,其他公司也不会冒险雇佣。这让她的“淘金梦”灭了一大半!
     
    “新加坡的健身教练魁梧健硕,马来西亚的素质则参差不齐。由于僧多粥少,他们不敢松懈下来,积极维持最佳状态,以免被市场淘汰。当地的瑜伽中心开始要求教练化淡妆,也规定要穿名牌运动服,因为学生会以你的装扮来judge你。”
     
    健身变联谊会?
    一来是前上司的“诱导”,二来是无法兼差赚外快,再加上为了和伊朗男友“团聚”,Jay最终选择回流。
     
    看她经常会在Instagram上传自己高难度的健身pose,她笑说:“我也想透过这个平台让更多人认识我。有一次,在我的瑜伽班碰见Jane Chuck,她穿的Sport Bra是获得品牌赞助的,可见她经营社交媒体有多成功。”
     
    “我察觉到,新加坡人会以自己是新加坡人而感到骄傲;而马来西亚人则未必。其实,我们的国家虽然不完美,可是很自由,也充满乐趣。去外国发展,如果有人带路,能享有很好的福利,在某个领域当专业人士,或许可以考虑。如果得靠自己一手一脚打拼,倒不如留在马来西亚!”Jay语重心长地劝导。
     
    Quote: “去外国发展,如果有人带路,能享有很好的福利,在某个领域当专业人士,或许可以考虑。如果得靠自己一手一脚打拼,倒不如留在马来西亚!”
     
     

    , , ,

    Read More
    成功有捷径?
    Career
    成功有捷径?
    最有力的竞争者
    Uncategorized
    最有力的竞争者
    7招对付办公室里的小人
    Career
    7招对付办公室里的小人
    Type keyword(s) and press En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