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明慧

从播音室到大荧幕,One FM DJ黄明慧这一跃身,让事业更上一层楼。续《心魔》一角,初出茅庐的黄明慧因精湛的表现,从此片约不断,却也因操劳过度而进了医院。健康拉警报,却吓不倒这双大眼睛。对她而言,为所爱的事忙得不亦乐乎,爱上工作绝对是幸福的事,难怪现阶段是她最想要保留的幸福时光。

photography by: Andrew Yep

《心魔》一角的亮眼表现,黄明慧的星途一片光明,虽未达至大红大紫的阶段,但工作不断却是不争的事实。拍完《时光电台》后,这双大眼睛的脚步仍旧不停歇,继续忙着广告代言及电台的活动。艺人向来最怕坐冷板凳,而黄明慧自是忙得不亦悦乎。然而,人毕竟不是铁打的,这下黄明慧就因操劳过度而进了医院。

 

“医生说我有轻微的地中海贫血症,所以比常人更易疲累,也更容易晕。”黄明慧透露上次是因为过度疲累及压力才进院,目前元气逐渐恢复了。“出院后,我就不时提醒自己要放松,要尽量享受生活。”她表示尽管工作的忙碌指数依旧居高不下,但是保持身体健康也是爱自己的一种表现。

 

《心魔》这部戏,的确改变了黄明慧,尤其在心境方面。“坦白说,得奖后曾经很沮丧,也曾迷失自我。”此时,大眼睛里头闪过一丝迷茫,她顿了顿继续说,拿到亚洲电影最佳新人奖后,她的确一时间没了目标,而周遭的人与事物的转化,也让她的心情一时转换不过来。“不过,时间是最好的调适药方,即使过程难熬,结果却是甜美的。”经历了这段过度期后,黄明慧恢复了状态,却也因这段过程而成长了不少。“戏如人生,人生如戏,难免会有困难及低潮的时候,我倒希望这历程能在下回演戏时派上用场。” 看来,演戏已成了黄明慧生活的一部分,甚至可说是融为一体了。

 

目前,黄明慧没有片约在身,但一谈到演戏,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。她坦言自己非常爱演戏,对待工作有绝对的坚持与诚意。“我个性上执著及有些完美主义,所以会把手上的每一个分工作做到最好。”说到为演戏而牺牲,黄明慧似乎有些保留。“关于牺牲程度及尺度,那要看剧本、导演和对手而定。”戏龄及年纪尚轻的她坦率地说每一个阶段,她都会有不同的想法和思维,所以很难说个准。

 

当了演员后,黄明慧对此行的困难处也有所体悟。“演戏最怕是入戏太深,找不回自己。”她表示,抽离不了角色可大可小,而当演员的也最怕被定了型,演不了其他角色,戏路因此受到限制。当演员自然也有好处,黄明慧不讳言:“就是可以不负责任地利用戏中的角色去做一些现实生活不能做的事,而又不伤害任何人。”戏剧本身就是编故事的织梦工厂,身为演员为戏中剧情,化身为另一个人,做着别的事,即使造成伤害,那也不过是出戏。一方面,黄明慧调打趣地表示,当演员的人大概都很多情吧!“可是多情不代表不专情,对不?!”戏里头的心动就留在戏里。

 

戏外的黄明慧,对有才华的男生特别心动。“一个能让我欣赏久久的男生,我就会死心塌地爱他久久。”黄明慧补充道,空有才华还不够,真命天子也要认真求上进,两人在心灵上能沟通才行。对她而言,完美的恋爱关系当然是没有任何束缚和牵绊,感情也不会随着岁月而消失。“看到年老的一对手牵着手,脸色挂着淡淡的幸福的笑容,心里就特别感动。”相爱到老,无须太多的言语,这就是黄明慧所憧憬的。

 

最大的乐事,大概是无须在工作与生活之间划条分界线。工作是生活,生活是工作,黄明慧有些工作狂的特质,即使在休假期间,常因有工作在身而不能真正休息。“那是哪门子的休假啊?所以朋友常说我是“贱骨头”。”但是,生活终究需要平衡及喘气的空间,而黄明慧也意识到休息的真正意义。“所以我会限定自己,如果碰上休假两个星期,期间被逼要工作的话,我还是会坚持彻底休息至少一星期。”爱上工作的人,生活大概很难离开工作吧!不过,黄明慧若休假时间短,她就会约朋友喝茶聊天。“不一定要出国旅行呀!在本地来个short road trip也挺不错的。”

 

一方面,黄明慧悠哉闲哉时,悠闲生活就犹如一首爵士乐般。“就看看天、吹吹风、睡个觉,总之就是懒懒地。”另一方面,如果要来些刺激的话,黄明慧想尝试的事物还不是非一般简单。“我畏高,但就是很想试试bungee jump。”

 

对于目前的生活,黄明慧是非常感恩的,她表示:“最幸福的时光就是现在,只有现在才是最真实的。”尽管如此,对于这个完美主义而言,如果能让自己变得更好的话,她希望能丢掉执著和想太多的性格。再来,说到外在,她调皮地表示:“那可否能加强‘高度’,丢掉‘近视’吗?”

SHARE
Facebook0Twitter0Google+0Pinterest0